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正文

影视公司半年报出炉:"跨界选手"业绩亮眼,影视行业回暖?

2019-09-16    来源: 新京报   浏览量:60
影视公司半年报出炉:"跨界选手"业绩亮眼,影视行业回暖?

刚结束的暑期档,电视剧和电影市场表现不错。电视剧方面,《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小欢喜》等剧集口碑流量双丰收,“以剧带人”让易烊千玺、肖战、王一博等演员的网络热度不断提升;电影市场上,《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一骑绝尘,以46.79亿元的票房成绩超过《流浪地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名,仅次于《战狼2》。

  与上述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多数A股上市影视公司惨淡的半年报业绩。新京报统计发现,A股近30家影视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的超过七成,下滑幅度过半的超过六成。其中,光线传媒、北京文化、华谊兄弟、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传统影视剧制作的头部公司业绩普遍下滑,芒果超媒、完美世界、当代明诚等少数“跨界选手”业绩出现增长。由于一些“爆款”电影的收益下半年才入账等原因,部分影视公司下半年的业绩有望反弹。

  资深证券投资人任劲分析指出,影视行业与人类脑力劳动、创意能力息息相关,同样的团队今年能产出优秀的内容,明年不一定能复制成功。当下经济环境没有大的变化,人们对精神产品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影视公司想要走出“寒冬”,需要有过硬的作品,多元化营收的格局架构也会有帮助。

  电影公司——业绩都不好 前景大不同

  光线传媒:《哪吒》助力下半年翻身

  光线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71亿元,同比增长62.37%,但实现归母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95%。即使不考虑去年同期出售新丽股份带来的业绩对比,光线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862.82万元,同比也下降了69.63%。

  从半年报可以看出,光线赚钱亏钱,都与其主营业务电影有关。报告期内,光线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上半年票房收入影片共七部,包括《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雪暴》《千与千寻》,总票房28.16亿。但光线上半年电影及衍生品的毛利率为-8.52%,营业成本同比增加了314.41%,这说明花的比赚的多。光线方面表示,营业成本上升是因为上半年推进多部投资、制作或发行的电影的映前工作。这其中,《银河补习班》《哪吒之魔童降世》《保持沉默》三部已于今年7、8月份上映。《友情以上》《荞麦疯长》《妙先生》等多部影片将在年内上映。

  好消息是,今年暑期档大赢家《哪吒》票房超46亿,或将给光线带来超过10亿的营收;另一影片《银河补习班》票房也达到了8.7亿。这两部电影的收益都将计入光线下半年的营收,加上下半年还有多部值得期待的电影将映,光线下半年有望交出不错的成绩单。

  北京文化:影视项目后继乏力

  近年来连续押中《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三部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2019年半年报却没有一点“爆款”的气质。公司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6210.75万元,同比下降79.54%,归属公司净利润亏损5560万,较去年同比下滑225.7%。这是自该公司转型影视业以来,历史同期的最差业绩。

  报告期内,北京文化上映了四部电影:《流浪地球》《妈阁是座城》《跳舞吧!大象》《直播攻略》。其中,李少红执导,白百何、黄觉主演的《妈阁是座城》票房刚过5000万,林育贤执导,艾伦等主演的《跳舞吧!大象》票房不到4000万,《直播攻略》票房只有20万,票房都不理想。

  至于票房超40亿的《流浪地球》,北京文化曾在8月7日发布公告,公司来源于该片的营业收入为6亿-6.5亿元,收益为2.4亿-2.8亿元,受电影项目收入确认周期影响,该片相关收益将在今年第三季度确认,相信这会让北京文化下半年有一份不错的成绩单。遗憾的是,北京文化下半年影视项目储备不充足,虽然参投了《攀登者》但不是主控,被寄予厚望的《封神三部曲》要到2020年才能上映。

  华谊兄弟:卖画帮公司渡难关

  以电影为主业的上市影视公司里,华谊兄弟无疑处境最艰难:缺乏爆款作品、电影频繁改档甚至跳票、实景娱乐营收未如预期……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中军甚至需要卖掉收藏画作换取现金来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有什么丢人的”。

  华谊兄弟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0.77亿元,同比下降49.26%;实现净利润-3.7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36.75%。华谊兄弟解释称,业绩下滑的主因在电影。报告期内上映的主要是两部跨期影片《云南虫谷》和《把哥哥退货可以吗?》,两片的收入和上一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上一年同期上映的影片主要为跨期影片《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累计票房超30亿元。

  除此而外,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只有一部《灰猴》上映,累计票房不到400万。联合出品的《小小的愿望》经历撤档、改名之后,9月12日上映,收益将计入下半年;《八佰》撤档后目前还没有公映时间。好在华谊的影视剧项目储备比较丰富,包括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陆川导演的《两万里计划》(原《749局》)、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等。如果这些电影能够如期上映,或能帮助公司走出低谷。

  电视剧公司——老牌公司缺作品 跨界选手出风头

  慈文、唐德、欢瑞、华策净利润下滑均超五成

  曾打造过《花千骨》《老九门》的老牌电视剧制作公司慈文传媒,今年还没有一部亮眼的作品问世。慈文上半年净利润为8499.2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5.98%。慈文传媒将业绩下滑归结为游戏版号限制导致游戏业务低迷、新的应收款项会计估计变更等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慈文传媒引入了国资背景的华章投资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双方均表示未来将继续以内容产业为核心。

  唐德影视今年同样缺少作品。唐德上一部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还是联合出品的《那年花开月正圆》。唐德影视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18亿元,同比下滑55.95%;上半年亏损7698万元,同比下滑185.42%。唐德影视表示,公司在电视剧和网络剧的版权价格方面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提高了前期投资制作成本相对较高的项目在本期的发行难度,也降低了项目的销售毛利率。

  出品过《古剑奇谭》的欢瑞世纪,今年上半年也因缺少作品而业绩欠佳。欢瑞世纪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9亿元,同比下滑57.28%;净利润1824.92万元,同比下滑63.58%。其中,作为公司营收主力的影视剧销售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了82.04%。报告指出,业绩下滑原因主要是与去年同期相比,影视剧确认收入的剧集数量减少有关。

  和前三家相比,华策影视不缺作品,而是遇到了剧集利润大降。华策影视上半年净利润亏损5826.45万元,同比下降120.14%。华策解释称,由于影视剧项目制作周期较长的特点,出现了公司规模化的前期投入处于相对高成本阶段,播出则处于价格相对理性阶段的情况,导致该部分项目的利润空间受到较大影响,毛利率下降。也就是说,拍的时候成本高,卖的时候遇到了行业调整,叫不上价导致利润被压缩。

  华策影视:跨界选手靠其他为业绩增色

  跨界游戏和影视的完美世界表现突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超36.56亿元,游戏及影视业务收入实际较上年同比增长12.4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2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30.50%。虽然主要增长来源于手游领域,但其参与出品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小女花不弃》《青春斗》《趁我们还年轻》等剧集也表现不俗。

  文体两开花的当代明诚半年报业绩优秀,上半年实现收入9.97亿元,同比增长14.26%;实现归母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480.54%。业绩增长虽然主要来自体育方面,但储备了丰富的影视剧资源,其主投的电视剧《金粉世家》系列、《大清相国》《人生》《墨者御》《忠犬小八的故事》等预计均会在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完成,参投剧《枫叶红了》已于今年7月开机,预计于2020年上半年播出。

  跨界新媒体平台和影视制作的芒果超媒的2019年半年报业绩更是亮眼。上半年营业收入55.04亿元,同比增长10.41%;实现归母净利润为8.03亿元,同比增长40.33%。半年报中提及,2019年上半年度全网评论数热度前50中,芒果TV占14部,其中有8部为独播剧,远超过去两年。

  分析:产业多元、有终端渠道的收益会稳定

  A股上市影视公司普遍亏损的半年报,是否意味着影视行业距离触底反弹还很远?少数“跨界选手”的亮眼业绩,是否可以视作影视行业回暖的信号?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今年的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行业明年会好转,因为中国观众还是要看自己的电影和电视剧,内容永远是核心。“影视行业的这种困境从去年下半年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现在整个行业处在谷底。可能到明年这个时候情况会有所改善,但在今年(2019年)还是会持续承压。”此前,王长田曾准确预言今年会出现影视公司“倒闭潮”。

  影评人“太阳以西”认同影视行业回暖需要靠优秀的作品说话,但认为“跨界选手”芒果超媒的优秀业绩并不是影视行业回暖的信号,而是代表了视频平台与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之间的主客换位。“以前电视剧制作公司为主,视频平台只是从他们手里买版权。现在电视剧制作公司正在变成平台定制剧的内容提供商。记得5年前于冬说过,以后电影公司都会给BAT打工,现在电影公司倒是能相对保持独立,电视剧公司更快地在互联网平台面前丧失了优势。影视行业可能会逐渐回暖,但传统电视剧公司的路会变得更不好走。”

  资深证券投资人任劲向新京报分析指出,影视行业的特点决定了其业绩表现会缺乏稳定性,公司营收弹性非常大。“因为影视行业是以人为主导的创意劳动,而人对于付出和回报的敏感度会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同样的团队今年能产出优秀的内容,明年不一定能复制同样的成功。就算能够连续创作出爆款作品,创作团队跟影视公司约定的收益分成比例也会有所不同。这样的合约细节,并不会被披露,只会反映到营收利润变化上。”

  任劲认为,当下经济环境没有大的变化,人民对精神产品的需求依然很强烈,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影视行业并不合适长期投资。从目前影视公司披露的半年报可以看出,单纯以影视内容提供为主业的公司,持续性和稳定性都不够好,而产业布局比较多元的,尤其其中还有互联网平台、院线等终端渠道的,长期收益会更稳定一些。

金融消费内蒙古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金融消费内蒙古”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融消费内蒙古,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金融消费内蒙古”。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金融消费内蒙古)”的作品,金融消费内蒙古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金融消费内蒙古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
邮箱:jrnmg6@163.com  电话:0471-3467180
常年法律顾问:内蒙古远舰律师事务所 李德志 电话:13080202065
Copyright 2019 www.jrxfnm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9000718号-1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831号